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生活

扬子晚报:从公务员的官德培训想起了“戒石铭”

2018-11-07 22:42:02
扬子晚报:从公务员的官德培训想起了“戒石铭” 近日,国家公务员局发布《公务员职业道德培训大纲》。

培训内容中包括中国古代如何加强“官德”修养的内容。

我想起了“戒石铭”。

宋太宗时起,至清末,中国的各级官衙内都立着一块碑,碑名“戒石”。

“戒石”上有字,就是“戒石铭”,具体是:“尔禄尔俸,民脂民膏;下民易虐,上天难欺”。

这段话的意思很明确,公职人员特别是官员与百姓之间的终极关系,并因这种关系而派生出来的权力必须对权力负责,在其中,都可见萌芽。

但是,还有无奈藏在其中。

终归是“家天下”,终归不是公民社会,不可能有群体监督,而由上而下的体制内监督基本是无效的,只好寄望于因果报应,寄望“举头三尺有神明”。

实际上,铭文的作者、五代时的后蜀国国主孟昶,自己就是个穷奢极欲的人。

宋太祖灭蜀,发现了孟昶的一个镶嵌着各种名贵宝石的夜壶,立即命人砸碎了,并说,这样糟蹋东西,还想不亡国,怎么可能呢? 但砸了宝石夜壶的宋太祖,却不仅砸不去后世子孙的穷奢极欲,甚至砸不来他在世时属下官员的巧取豪夺。

平了南唐的宋将曹翰,借职务之便,盗取的金帛宝货竟装满了一百多艘船。

为了掩人耳目,将庐山上东林寺的罗汉也搬到京师,献给皇帝,意思说船里没装着珠宝,只装着罗汉。

当时人称“押扛罗汉”。

道理是明摆着的,只有群体监督靠得住;只有整个社会围绕着公民、公民权利展开,群体监督才能得以展开,并真正实现整个社会围绕着民众福祉旋转。

开了群体监督,便只能将约束权力寄托于鬼神,便免不了会沦落为装神弄鬼。

说回到培训,培训职业道德,培训“官德”,不好说是完全没有意义的,但不管怎样培训,恐怕也越不过“尔禄尔俸,民脂民膏;下民易虐,上天难欺”的高度。

公务员的职业道德、“官德”究竟立不立得起来,终究决定于群体监督、权力运行透明体系的建立健全与否。

现实的遗憾事,是这般培训的动作真多,真个规模宏大、上下联动,前浪滚过后浪又继起,而建立健全群体监督、权利运行透明体系的实际行为真少,到现在,具体如公款吃喝明细账到底算不算国家机密,竟然还真的没有明确说法!寄望于“上天难欺”,能行?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