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生活

法航空难搜寻队长马航的情况非常罕见

2018-10-29 00:36:43

法航空难搜寻队长:马航的情况“非常罕见”

迈克尔普塞尔

大卫加洛

2009年6月,法国救援人员正在空中搜寻法航客机的残骸。

2009年6月,载有228名乘客和机组成员的法航AF447航班折翼蓝天,坠入大西洋。空难后数周,数千块机身碎片被打捞上来。但是,AF447的庞大机身和关键的黑匣子,却在很长时间里都寻无所踪。

一年多后,法国调查人员求助美国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,继续搜寻飞机残骸。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曾经发现了沉没的泰坦尼克号。

在队长迈克尔普塞尔的带领下,研究所搜寻团队在深海中找到了AF447的机身和引擎,还有几十具长眠水下的遇难者遗体。最后,根据搜寻团队传回的海底照片,法航调查人员终于找到了客机黑匣子,揭开了这架“梦幻客机”的坠海之谜。

近日,马航MH370的下落牵动着人们的心。新京报专访了法航AF447黑匣子搜索团队的两位科学家—队长迈克尔普塞尔和参与搜索的大卫加洛教授。[1][2][3][4][5]下一页坠落地远离海岸非常深

新京报:在搜寻法航AF447的时候,你们遇到了什么困难?

迈克尔普塞尔:法航AF447坠毁的地点远离海岸,非常深,而且海床崎岖不平。在远离海岸的地方进行搜索作业,需要非常充分的准备。一旦到了事发地点,你带了什么,就只能用什么。一开始,我们的水下交通工具不太适应崎岖的地势,后来经过改进,我们克服了这个困难。我们当时很担心,飞机的残骸会落在非常崎岖的地带,难于被我们的声音感应器感应到。

总的来说,相比利用飞机和舰船在水面上搜集残骸,水下的搜索要慢得多。相对来说,水下机器的行进速度更慢,声音感应器的感应距离比飞机上雷达系统也更短。

大卫加洛:地点非常远,海底很深,海床上有很多高低不平的小山脉。目前MH370的搜索范围很大。泰国湾的水深少于100米,海床平缓,上面覆盖有泥沙,搜索会相对容易。

新京报:目前马航失联客机需要使用水下的搜索吗?如何进行?

迈克尔普塞尔:我觉得,现在使用水下搜索的时机还不太成熟,现在仍然应该主要依靠飞机和舰船来搜索。相对于深水搜索,浅水的水下搜索更容易,可以利用的手段更多。前一页[1][2][3][4][5]下一页马航的情况“非常罕见”

新京报:马航MH370在失联后很可能飞往印度洋。那里的水深平均有4000米。如果真是如此,要怎么搜寻?

迈克尔普塞尔:是的,印度洋的很多水域非常深,但是也有一些水域很浅。如果需要进行水下搜索,可以进行类似AF447那样的搜索。

新京报:在搜索过程中,确认残骸的过程有多复杂?

迈克尔普塞尔:这要看残骸的位置。在海床平缓的地带,辨别残骸比较容易。但是,如果残骸位于崎岖的地势中,那就更加困难。通常的情况是,先确定可能的地点,然后用机器拍照,通过照片来确认目标是否为残骸。

大卫加洛:我们有很好的海底搜索技术。中国也正在迅速转变成海底探索的领军者。我相信,如果我们能够在水面上发现一些残骸的话,深藏在水下的飞机会被找到。

新京报:对于马航MH370,我们无法找到任何东西,甚至连疑似的坠毁地点都没有,这种情况正常吗?

迈克尔普塞尔:对于MH370来说,最大的挑战之一是无法确定飞机在失联之后的飞行时间,这让搜救队无处着手。

大卫加洛:这是非常罕有的情况,完全没有飞机的踪迹。前一页[1][2][3][4][5]下一页时间越长越难找到客机

新京报:如果确认了出事地点,接下来应该做什么?

迈克尔普塞尔:目前的搜索是要找到飞机可能坠毁产生的残骸。如果能够找到,无论是在水中还是岸上,下一步是要确定这些残骸从那里来。这需要对风、海浪和洋流进行模拟,估计已知的目标物在既定的情况下如何运动。找到残骸的时间越长,确认其从那里产生的难度就越大。不过,这个时候水下搜索就可以派上用场,可以进行确定。

大卫加洛:下一步是计划组织水下搜索,利用机器人、声纳、摄像机器,或许也要使用潜艇。这要取决于残骸所在水域的深度。

新京报:在法航AF447的搜救过程中,政府和航空公司的信息披露透明吗?

迈克尔普塞尔:我在法航AF447坠毁后的几个月,才开始介入搜索工作,所以我不太清楚事件最初的信息披露情况。很显然,这是一个很困难又不可预期的情况,有很多未解的谜团。

大卫加洛:当时的信息被严格控制,我想这是出于某种政策。马航MH370的情况令人迷惑。前一页[1][2][3][4][5]下一页搜寻坠海客机并非易事

新京报:马航MH370和法航AF447的相似点和不同点在那里?

迈克尔普塞尔:关于马航MH370,目前还有太多的问题没有得到解答,很难做出比较。总的来说,两起事件一开始都是个谜。就如同一定要探寻到AF447的真相一样,马航MH370的谜团也一定要解开。如果最后能够证实MH370在海中坠毁,那这就和AF447很相似了。

大卫加洛:相似点是两架飞机在失踪之前,飞行员没有发出任何通讯信号,也都不知道两架飞机的确切地点。

新京报:从法航AF447的事件中,我们能够得到什么教训?

迈克尔普塞尔: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,我们进一步加深了对水下搜索的了解。但是更为重要的是,法航AF447事件让人们明白,这不是一件易事。法航AF447花费了两年时间才确认了大块的残骸。从确定事件发生到搜寻有结果,要花费很长时间。

大卫加洛:我们有很多经验和教训需要总结,确保这样的悲剧不会重演。最重要的是,如果悲剧发生,我们应该迅速反应,不要迟疑。

采写/新京报储信艳高美(注:本文的采访在马来西亚政府宣布马航客机可能被劫持前。)

原标题:法航空难搜寻队长:马航的情况“非常罕见”

原文链接:

稿源:中国青年

作者:

前一页[1][2][3][4][5]

伺服减速机
静音房
旭辉城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