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故事

冷静探讨农改超失败的教训联商

2018-11-01 23:26:08

冷静探讨“农改超”失败的教训联商

南京首批8家生鲜超市近一年来全部“夭折”,引起媒体的强烈关注。无独有偶,在采访中了解到,杭州、厦门、南昌等地的不少生鲜超市也纷纷“折戟沉沙”。厦门自2003年以来,共出现了130家生鲜超市,平均每个生鲜超市的日营业额不到2000元,严重亏损。杭州改建的5家生鲜超市,多数如履薄冰。杭州“绿叶”生鲜超市的董事长刘嘉勤说,当初开着3部奔驰来杭州办超市,一年不到仅剩几个车轮了。南京一家倒闭生鲜超市的老板近日向呼吁:“农改超”不可盲目刮风。 据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板透露,他在开办生鲜超市之前,曾作过市场调研,结论是必亏无疑。但因为上级领导有这个要求,于是硬着头皮明知不可为而为之。还有不少投资者是跟着感觉走,理论上计算能赚钱,便贸然上马。他说,要解决生鲜超市不敌农贸市场的两大“致命伤”,即产品不够新鲜,价格缺乏竞争力,必须剪除产销中间环节,尽可能缩短上游供应链。个中道理业内人士都明白,但在实际操作中,往往事与愿违。超市需要品种齐全、长期、稳定、均衡的供应商,各地的农产品生产基地或企业虽多,大多偏小偏散,品种十分有限。而一般的生鲜超市每天出售的农产品至少上百种,像“麦德龙”这样的大超市需要的农产品更是多达五六百种,光蔬菜就要几十种,一家、两家基地根本满足不了,需要几十家基地同时供货,但如此一来,超市就要承担高昂的采购成本,光东奔西跑的交通运输费就是一个巨额数字。因此,许多超市只能像农贸市场的菜贩子一样,从品种齐全、数量保证的城市批发市场采购,一般都是当天晚上八九点钟进货,分拣加工包装后,第二天早上上柜,这是最快的时间流程。相形之下,农贸市场的菜贩子凌晨四五点钟才到批发市场进货。由于蔬菜不耐贮存,双方的“时间差”,决定了后者的蔬果永远比前者的新鲜。同时,农贸市场的同一种蔬菜有好几个摊位,相互之间形成竞争,为了招徕顾客,菜贩子一边销售,一边整理,比如不断地给菜洒水,摘除蔫黄的叶子等等,另外还可以根据果菜的新鲜程度,自主灵活降价,收摊时总能卖光,而超市就不存在这种竞争,而且所有产品的价格信息都输入了计算机,一旦变动,就要牵扯到包装、加工等诸多环节,计算一下由此带来的人工成本,超市宁可将菜扔掉也不愿降价处理。 生鲜超市经营者的另一个心头之痛是,产品价格定位的两难。他们都是选择市口好、人气旺的地段建超市,本身房租就是一笔大投入。上述老板告诉,他在河西开办的300平方米的生鲜小超市,一年光房租就要支出30多万元。还有电脑、收银机、冷柜等配套设备,超市必须添置,而农贸市场却不需要。特别是盛夏,超市光空调费每天每平方米就要花费1元多,加上活鱼要保鲜增氧,海鲜要制冰等等,若将这些经营成本通通摊到售价上,超市生鲜价格至少要比农贸市场高出20%%,才能维持生存,但如此一来,又会造成顾客的大批流失。目前许多大超市如“苏果”、“家乐福”、“沃尔玛”拼着亏本也要设立生鲜柜台,目的在于聚集吸引人气。“沃尔玛”进入中国市场之前,就制定了7年亏损经营的策略,以占领中国市场的长远份额。但洋超市亏本卖生鲜有雄厚的经济实力作支撑,而我们的超市今天投资,恨不得今天就有所回报。 有关专家在接受采访时指出,国内不少大城市竞相掀起“农改超”旋风,出发点都是为了美化城市环境,提升食品安全质量,这一愿望固然美好,但切不可操之过急,将“农改超”推进成为一种“运动”。许多生鲜超市之所以“短命”,归根结底在于,经济发展水平、老百姓的购买力决定了人们的消费方式。现有的农贸市场虽然日益受到挤压,但依然具有面向中低收入和传统消费阶层的市场生存空间。目前,有不少政府官员提出,借鉴发达国家,中国农产品进超市的步伐大大落后,但他们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,即发达国家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平均不到20%%,并且拥有现代化的物流配送系统和高度成熟的农业产业化链条,农贸市场才全面撤退,而中国居民的恩格尔系数虽然年年下降,2003年仍有46%%,一日三餐仍是老百姓最大的消费支出,恩格尔系数的巨大差距,决定了在价格和购物环境二者之间,大多数中国老百姓还是首选前者。因此,在相当长时间内,生鲜超市和农贸市场还会共生共存,满足各自不同的消费群体。只有当老百姓的钱包普遍鼓起来,有能力为超市优雅的环境、凉爽的中央空调、标准化的包装等等“买单”的时候,脏、乱、差的农贸市场自然会被淘汰出局。当然,就长远而言,从城市的规划发展以及食品消费安全保障体系的建设出发,先进的超市取代落后的农贸市场,是大势所趋,但这是一个此消彼长渐进的过程,是经济发达、市场充分发育竞争和消费者选择的产物,而不是政府部门人为干预或投资者盲目决策的结果。(新华 吴雯)

负压风机安装
车棚雨棚
鸡苗价格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